<video id="p77rf"><var id="p77rf"><strike id="p77rf"></strike></var></video>
<cite id="p77rf"><video id="p77rf"></video></cite>
<var id="p77rf"><video id="p77rf"></video></var><cite id="p77rf"><strike id="p77rf"></strike></cite>
<var id="p77rf"></var>
<var id="p77rf"></var>
<cite id="p77rf"><video id="p77rf"></video></cite><var id="p77rf"><video id="p77rf"><thead id="p77rf"></thead></video></var><var id="p77rf"></var>
<cite id="p77rf"><span id="p77rf"><var id="p77rf"></var></span></cite>
<var id="p77rf"></var>
English 進入舊版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TOP

鄰里串門怎樣像廣場舞一樣火爆?
2015-03-10 18:34:51 來源:晶報 作者: 【 】 瀏覽:117次 評論:0

res01_attpic_brief.jpg

為什么鄰里節在深圳已是第9屆,卻還是難以像廣場舞一樣火爆?

35日,龍華新區水榭春天一起吃元宵餃子的活動現場,經常參加廣場舞的老人熊惠民說鄰里還不熟,不好意思串門;首次參加中國鄰里活動的“老外”齊格菲(Siegfried)則說在加拿大,從鄰居剛搬進小區開始,大家就會相互串門,經常在各家聚餐。

《敏感小區》本周從一位老人和一個老外的不同視角對比分析,發現鄰里的交流難題,是習慣問題,更是缺乏以“樓”為單位配建的公共空間問題。

【現場】 鄰里吃餃子,物業出錢搭臺

水榭春天鄰里一起吃元宵、吃餃子的活動很熱火:從上午9點到10點半,兩百多家業主老少,吃了30斤餡兒、19斤皮兒包好的約2000個餃子和15包共375個湯圓。

組織這場鄰里活動的,是水榭春天物業服務中心。居民們吃得熱火朝天,背后是24位物業人員忙得熱火朝天。是他們提前布置了場地,買了餃子皮、餃子餡和湯圓,提前一個一個包好餃子,最后再負責清掃場地。不計人員投入,僅購買各種食材,物業就花了約1500元。

水榭春天一二三期業主有3000多戶,鄰里活動不少。例如去年舉行25場活動就包括各種節日晚會、運動會、文體比賽、露天電影等,業主們還一起到羊臺山、巽寮灣旅游,到香港購物,“費用其實要靠集團公司(地產商)補貼,物業本身處于虧損狀態”,物業項目經理陳友勝說。

【居民】

熊惠民:常一起跳舞,難串門聚餐

在活動現場,62歲的居民熊惠民沒有排隊等候吃餃子,他左臂戴著“和諧春天服務隊”紅袖章,在現場穿梭抓拍照片,活動結束后還和物業人員一起打掃場地。

熊惠民說,平時他還作為小區文體協會理事,與100多位老人一起跳廣場舞,參加太極、書畫、棋牌、經絡操等活動。

熊惠民很開心能和鄰居們一起吃元宵、吃餃子,但是遺憾沒辦法像在老家一樣相互串門,“廣場舞我們天天跳,小區各種晚會,我們還自費買服裝、義務演出?上Ш芏噜従舆不認識,隔壁鄰居家的名字都不知道!

為什么鄰居們能一起跳舞,但難以相互串門呢?熊惠民認為,大家一起參加的文體活動都在小區公共場所進行,但跑到鄰居家里串門就不大好意思,也不大方便:“誰出錢做東不是問題,主要是還沒那么熟,不好意思,家里人也各有各的事,到鄰居家串門不大方便!

【友人】

齊格菲:經常聚餐,是種生活習慣

和大家一起排隊等餃子的“老外”齊格菲來自加拿大,他在水榭春天當英語外教。他正和我聊天,一位阿婆直接遞過來一碗餃子,讓他很開心,“第一次參加中國的元宵節,餃子很好吃!

“一起吃餃子,是鄰里交流的一個好開始!饼R格菲說。在加拿大,居民看到有新鄰居入住,往往會首先邀請對方來自家作客,隨后平常大家會輪流邀請一起聚餐,或者在房子里,或者在院子里。

“經常一起聚,因為大家需要相互幫助,就像以前農民會相互幫著收割莊稼,F在這已經是一種生活習慣。比如我家,就經常請鄰居來聚餐,每次都能有二三十人參加!饼R格菲說,一般應邀聚餐時,鄰居登門都會自帶一些食物,大家一起聚餐,更在一起聊天。

【對比】

習慣問題,更是空間問題

從熊惠民的角度,鄰里之間不夠熟,老人不愿影響年輕人的生活,所以相互串門比較少;但從齊格菲的角度,正是因為彼此不熟,所以第一件事就是相互登門拜訪,隨后經常聚餐,這樣大家才能在有事的時候相互幫助。

從農村小院或者單位筒子樓,住進商品房,周圍全是陌生人,深圳鄰里關系的起點確實比較低。而且年輕人多、工作壓力大,住房可能只是個睡覺休息的地方,如果只是各家的老人、孩子和寵物相熟,鄰里串門的門檻自然比較高。

但齊格菲提出了新的觀點:即使不住獨棟或者聯排房屋,住在公寓樓,鄰居們同樣需要相互交流,如果家里面積不夠大,或者沒有庭院怎么辦?靠每棟樓一定會有的公共空間!

齊格菲說,就像深圳很多小區配建有球場一樣,加拿大社區也要求社區配建公共空間。加拿大公寓(Condo)每一棟樓都有共用的文娛活動空間,甚至配建有共用房間。如果某家人有客來訪,可以預訂共用房間作為客房,住個兩三天。平時,業主們可以在共用房間里,一起聊天、一起聚會。

點評

公共配套以“樓”為單位更合理

在城市的高樓中,怎樣尋回農村或單位大院相互串門的熱情?

《敏感小區》曾經關注長城里程家園“左鄰右舍”QQ群,通過一起維權確保房屋質量、相互借鑒裝修經驗,19戶年輕業主逐漸親如一家,幾乎每周末輪流做東在各家聚餐,平常能夠彼此托付孩子托鑰匙,相互搭載買菜上下班,形成了日常生活互助的鄰里群體。

長城里程家園周圍,各種商業配套設施較差,條件近乎地廣人稀的加拿大,鄰居們相對容易形成串門、聚餐、互助的習慣。

更進一步,同樣在城市里,同樣在高樓中,齊格菲提到的加拿大公寓以樓為單位配套建設公共空間,值得深圳借鑒。目前深圳小區的公共配套用房,往往以“小區”為單位配建。水榭春天一二三期3030套房11棟樓共享配套設施,鄰里吃餃子只能使用小區網球場,小范圍的鄰里交流反而缺乏公共空間。

事實上,與獨棟房屋業主相比,住在高樓里的業主之間更有房屋維護、電梯維修等事涉大家生命財產安全的集體責任,鄰里交流、業主自治就更不可少。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 責任編輯:admi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海尚社區:發揮支部“燈塔”效應.. 下一篇武昌區首義路街千家街社區:“時間..

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驗 證 碼:
表  情:
內  容: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