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p77rf"><var id="p77rf"><strike id="p77rf"></strike></var></video>
<cite id="p77rf"><video id="p77rf"></video></cite>
<var id="p77rf"><video id="p77rf"></video></var><cite id="p77rf"><strike id="p77rf"></strike></cite>
<var id="p77rf"></var>
<var id="p77rf"></var>
<cite id="p77rf"><video id="p77rf"></video></cite><var id="p77rf"><video id="p77rf"><thead id="p77rf"></thead></video></var><var id="p77rf"></var>
<cite id="p77rf"><span id="p77rf"><var id="p77rf"></var></span></cite>
<var id="p77rf"></var>
English 進入舊版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TOP

關系視角下的基層社會治理變革
2019-04-24 12:04:53 來源: 作者: 【 】 瀏覽:0次 評論:0

    基層社會治理是社會治理的末梢,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從“關系”視角來看,基層社會治理的研究圍繞著政府內部之間、政府與社會之間、社會內部之間等幾組理論關系進行,注重關注不同主體之間的權力關系和互動過程。從這個意義上講,基層社會治理變革即是關系重組的過程,而實現這一變革需要“提高社會治理社會化、法治化、智能化、專業化水平”。

    多元主體參與

    促進基層社會治理社會化

    當前,基層社會治理面臨著公眾參與不足、社區自治形式單一和社會活力不夠、治理缺乏多樣化資源及專業化人才等問題;鶎由鐣卫砩鐣瘜⒊蔀橐环N發展趨勢,它主張將政府以外的社會主體,包括個人、組織、企業等納入治理結構和治理體系中。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社會服務和公共事務治理,既可以減輕公共財政負擔,也可以增強公眾的社會責任感以及公共精神。這一趨勢注重社會內部資源的挖掘與利用,不斷激發多元主體的能動性和社會活力,以滿足社會需求、解決社會問題。

    社會組織是建構新型組織性共同體、有效整合社會資源的載體,它承擔引導社區居民公共參與和培育公共理性的功能。政府通過能力支持、購買服務、公益創投等新的社會化政策工具培育和壯大社會組織,實現政府與社會之間對公共事務的合作治理。與社會公眾日益增長的公共需求相比,政府公共財政資源相對稀缺。因此,如何挖掘和開發社會內部資源,為社會組織、公益事業鏈接資源,實現資源來源多元化是基層政府亟待破解的難題。

    目前,全國各地改革實踐中,不斷摸索和總結出了以下幾種方式。第一,建立社區基金會,實行多元化主體的資金募捐、項目認購,推動公益基金轉向社會主導。第二,借助區域化大黨建和共駐共建機制,推動駐社區單位、區直各部門、各級人大代表、各級政協委員等屬地資源進社區。第三,積極與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企業、媒體等社會主體建立跨界合作伙伴關系,為各類社會組織和居民參與鏈接各類資源。第四,實施企業社會投資行動計劃,借助企業社會責任聯盟、社會企業、企業捐款捐資、員工志愿服務等方式,為市場主體參與基層社會治理提供平臺。

    硬法和軟法相結合

    推進基層社會治理法治化

    法治是衡量基層社會治理績效的關鍵因素;鶎由鐣盍υ鰪姾蜕鐣^程,也是責任、資源重新分配的過程。社會多元主體由于在利益訴求、價值目標和行動邏輯等方面存在不同,可能產生矛盾與沖突。協調不同主體間關系和維持國家長治久安,需要以法治化做保障,走依法治理之路。

    公共管理研究人員需要不斷梳理有關基層社會治理方面的各種制度規范,制定、修訂和完善相關法律法規,為多元主體的權責關系劃分提供行為準則。例如,為厘清區—街—社區三級關系,規范政府與社會不同主體之間的功能邊界和互動程序,清單制作為新的制度規則被廣泛應用于當前地方改革實踐。政府購買公共服務清單、街道權責清單、社區協助事務清單等,可以理順基層政府與社會組織以及不同治理主體之間的關系,實現基層社會治理的有序化和法治化。

    基層社會治理的法律制度體系,具有多種層次、多重形式的特點。在這一體系中,既有國家法律、地方法規、部門規章、政府制度規定等硬法,也有社區規范、組織規定等軟法。軟法更契合基層社會治理參與、自治、合作、協商的理念,它形式多樣、制定程序靈活、實施方便、內容詳細。各級政府在持續出臺各種硬法制度規范的同時,要積極引導社區組織和居民通過民主協商、平等對話等方式,共同制定覆蓋不同區域、群體的各類社會規則。這能夠不斷推進居民建立法治意識,形成自我管理、自我約束的行為規范和習慣。

協商民主與軟法具有內在一致性,基層社會治理的法治化道路,需要更多的協商。黨的基層組織通過民主懇談會、協商議事會、社區對話、社區論壇、社區聽證等形式,不斷探索出以協商民主為載體的黨建引領機制。這能夠在不同利益主體中求同存異、增加理解和達成共識,推動多元共治實現;也能形成黨建引領的社會內部自我調節機制,預防和化解各種社會矛盾和糾紛,維持社會秩序。另外,這一方式還能開辟多元主體參與公共事務治理的新途徑,有助于匯集基層社會中各種利益訴求、意見建議,實現政府治理和社會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

    利用信息技術

    實現基層社會治理智能化

    政府職能社區化和重心下移,是公共服務供給方式改進、獲得居民認同的必經過程。這一過程需要推動政府轉向水平式、扁平化的治理結構,促進整體政府和數字政府的實現。

為建立整體政府和數字政府,改進公共服務供給效率,一些基層政府以整體性治理為理論指導,進行政府職能整合。整體性治理以整體性思考和重視整體性為起點,關注政府內部關系的協調與整合;鶎诱怨娬w需求為導向,跨越部門、專業界限對政府公共服務業務流程進行再造和集成。同時,其通過“大部制”改革、“一站式服務大廳”,建立扁平化、水平式的組織結構,推動跨部門業務協同,將協調性事務內化為部門事務,以提供方便高效的公共服務。另外,基層政府還以網格化管理為工具,建立起集“信息全面采集、信息快速分析、提供無縫隙服務、信息監督反饋”為流程的數字化系統,實現網格治理的智能化。鏈接不同主體、不同領域、不同行業的信息資源,推動各類移動終端、信息系統、數據庫向政府信息化平臺終端集成,實現信息數據共享和公共服務智能化。

    互聯網和信息技術的發展作為改革的催化劑,不僅影響政府治理模式的變遷,還推動政府與社會之間的關系不斷重組;鶎诱镁W絡技術,推動了公民參與的智能化。各種APP客戶端、微博、微信、網絡問政等信息交互平臺,幫助居民利用線上方式,不斷擴大交流和溝通,實現線上參與。

    社會工作

    提高基層社會治理專業化

    基層社會治理創新的核心任務在于實現人的變化,推動社會公眾轉向組織化、行動者。普通居民對如何利用或創造資源去滿足自己的需求等缺少經驗,因而需要專業人士的介入。一些弱勢群體也需要專業人士提供社區矯正、心理咨詢等個性化、精細化、專業化的服務。

社會工作在推進基層社會治理專業化道路中承擔著重要功能,社會工作者、社會工作機構是專業化服務的提供者,也是居民組織化參與、集體行動的助能者。社區、社會組織和社會工作者之間的“三社聯動”是實現社會內部之間關系重組的新機制。社區居委會在社會工作者的介入下,以社區為平臺,綜合運用專業社會工作理念、方法與技巧,引導社區居民開展自治活動。而居民以社會組織為載體,實現再組織化和參與有序化。同時,社會工作者以居民需求為導向,借助項目化運行和公益創投等方式,搭建參與平臺,激發居民參與意識、培育公共精神。

    “社會化、法治化、智能化、專業化”是實現基層社會治理變革的路徑,政府內部、政府與社會、社會內部等不同主體之間關系正在發生變化和不斷重組;鶎由鐓^成為不同主體互動的場域,不同主體、不同機制、不同資源之間相互融合、互動和實現功能上的互補,共同建構出一個多元、開放、包容和現代的網絡化治理體系。在這個體系中,基層政府、市場主體等都在創新和變革中發生了主體間關系和自身形態的變化。

    

    文章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單位:河南理工大學應急管理學院

您看到此篇文章時的感受是:
Tags: 責任編輯:admin
】【打印繁體】【投稿】【收藏】 【推薦】【舉報】【評論】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用社區治理“支點”撬動居民自治..

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驗 證 碼:
表  情:
內  容:

澳洲幸运10开奖记录